0593-8835168
首页 > 霞浦摄影 > 正文

霞浦,絕世。

发布时间:2018-01-26 14:23   点击:

 


霞,绮云

浦,河流入海处

霞浦二字

天然有一种动静相宜之美

静是细水长流的云

动是波澜壮阔的海

一静一动

便成了闽东最古老的县城

山海兼备

风雨行舟

七分是得天独厚的造化

两分是千百年间的人工

还留一分

藏在云水之间

只等一双慧眼去探索发现

 

 

 

 

清置霞浦县,县境西南有霞浦江,东流入海。又有霞浦山,海中有青、黑、元、黄四屿,日出照映,江水如霞彩,这是山以江名,县以江名。

——《霞浦县志》

山以江名

县以江名

于是

山有了水的秀气

县有了水的灵气

霞浦仿佛一个青春明媚的女子

浴着霞光

从薄雾轻烟中走来

因为极美

所以极有耐心

一点一点、一年一年

把她的美慢慢显露

等你终于看清时

千言万语却都是晏几道那几句词:

远山眉黛长,

细柳腰肢袅。

妆罢立春风,

一笑千金少。

 

 

低飞的鸽群

嬉水的白鹭

碧海溢彩

滩涂铺金

繁忙的船只在潋滟水波里进进出出

打捞着时间

也打捞着霞浦人世世代代的生活

老一辈像霞浦江的水

被时间带走

新一辈像霞浦山的草

一茬茬长起来

填充着物是人非的更替

也填充着亘古不变的生生不息

春夏秋冬

回环往复

也是霞浦独有的美

 

 

 

图三、五摄影 | 陈建贞

 

真正的美

一方面同自然一致

一方面同人的理想一致

霞浦的美便如是

一面是诗

是出尘幽碧的清婉

是豆蔻枝头二月春的画

一面是实

是衣食住行的朴实

是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生活

但也许

这样分开是我们自作多情

她才不会这般泾渭分明

在她这里

生活与诗一样

它们共同归属于同一个类别:

 

 

晚霞的余韵

把橘红涂在江面

豁朗的人

看到王勃的大气磅礴

落霞与孤鹜齐飞

秋水共长天一色

伤感的人

看到李商隐的黯然神伤

夕阳无限好

只是近黄昏

霞浦江只是不语

站在时间的长河里

也许她想到的是那首著名的词:

滚滚长江东逝水,浪花淘尽英雄。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
青山依旧在,几度夕阳红。
白发渔樵江渚上,惯看秋月春风。
一壶浊酒喜相逢。
古今多少事,都付笑谈中。

夕照里

霞浦的美也是壮丽的美

 

 

美之一字

于霞浦是名至实归

因着霞浦

美又多出一种

数不尽的霞

画不完的影

千般色彩万种梦幻

在时间深处

在忙闹的生活里

看得见摸得着

山光水色

都是美具体且生动的模样

世间无论有多少美

总有一种绝世美

叫做霞浦